猎奇网
猎奇网      设为首页      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热点 > 社会万象 > 正文
防疫物资欺诈行为,疫情期间出现各种期满诈骗行为(1)
来源:网络文章    日期:2020-08-13 13:56    小贴士:点击图片可翻页
原标题:防疫物资欺诈行为,疫情期间出现各种期满诈骗行为    【】

  在这个大难关头,居然还是有人违背良心借着疫情开展各种期满诈骗行为来博取利益,通过各种渠道各种关系来谋财勃利,下面小编就带大家看看这些人都是怎么做的

  「一罩难求」

  此时此刻(2020年2月15日),普通医疗口罩的价格为5元/个,相比疫情爆发前0.3元/个上涨了16倍,而N95的价格为30元/个,是之前的5倍,价格如此畸高同样「一罩难求」。假如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回溯这段历史,你都会注意到:

  买口罩不单纯是金钱的付出,需要:找朋友、找关系、加入各式各样的微信群,提防骗子,是对一个人综合社会能力的究极考验。

  武汉疫情的蔓延,新型肺炎的爆发与恐慌,春节前后的20天左右,留在中间商手中的是全国人民仅有的库存。而囤货者入场,用高价打了武汉、打了全国人民一个耳光。

  很快,政府紧急下文,各地工商,物价部门、电商平台积极响应,全面打击奸商「发国难财」的行为,处理了扰乱市场的不法分子。但在利益那吃人的欲望下,永远都有人愿意铤而走险。

  「寡头」

  市场营销的基础是建立在「供需关系」之上,

  供大于求称为「买方市场」,求大于供则是「卖方市场」。

买方市场:买方决定价格 / 卖方市场:卖方决定价格

  疫情爆发前,在厂家、门店和中间商手中有多少库存我们不得而知,有多少人嗅到商机,默默囤货无从知晓,但可以肯定的是,把当时所有的口罩集中起来,都无法满足全国、哪怕湖北地区的需求,导致口罩彻底的沦为「买方市场」。

  全国总人口:13.9亿,武汉908万人,湖北人口5917万人

  全国城镇人口59.58%,乡村人口40.42%

  未满16岁占17.8%,60周岁以上占17.9%

  2019年全国口罩总产量50亿个,其中医疗消耗占比54%

  这意味着:即便老人/未成年人不出门,农村地区不外出,仅城镇适龄务工人员每人一个,每天的需求量都高达5.6亿。

  数据来源:《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

  囤货者在这个时间点上,实际「垄断」了全国市场的口罩供应,当卖方成为「寡头」,就拥有了最大的议价能力。纵使政府发文「限价」制约,受利益驱使,这些人也不会把到手的利润白白送出去。

  “网店不让高价卖,药店不让高价卖,没关系,找个做微商的,手里几千人群那种,加个0直接卖给他就好。”

  而最令人细思恐极的并不是他们的贪婪,是在买方/卖方市场的关系中,价格竞争是倒置的。比如在买方市场中,价格竞争是「你降我也降」,

  「卖方市场中,价格竞争是「你涨我也涨」,越稀缺越值钱。」

  虽然政府和企业开足马力,奈何武汉、湖北地区的医疗物资缺口很大,刚刚启动的产能还无法满足需求,这些都导致了「口罩经济」在黑暗中的滋生。

  「利益」

  口罩的利润有多高?我们简单计算一下:

  消费者的价格概念:0.3元-5元是贵了4.7元 商人的价格概念:0.3元-5元是1600%的利润

  一个家庭的储备需求有多少?

  按照2个人,每天3个计算:2人*3个*30天=180个/月 也就是说消费者每次至少会进购200个以上

  一个口罩群存在多少个消费者?

  一般微商群的人数在300人上下

  交易量应该是多少?

  300人*200个*5元=6万个口罩/30万元

  利润有多少?

  由于口罩紧俏,原材料价格上涨,之前的价格已经没有参考意义了,前几天有则1元卖口罩的药店被处罚的新闻,他的进货价为0.6元,我们依此计算。 300人*200个*0.6元=3.6万元 利润约为26.4万元, 考虑到「群销售」是最后一环,上线加价的可能, 实际利润约为:10-15万元左右/每个群。

  实际收入有多少?

  60万个的利润为100-150万,600万个的利润为1000-1500万,能找到多少货源,就有多高的收入。

  直观的讲,按照北京的房价来看,你的口罩能填满多大的房间,你就能赚到多大面积的房款。

  「诈骗」

  除了囤货商,没口罩也可以招摇撞骗:

  1.集资诈骗,

  声称有库存或者渠道,利用预付款,订金等手段,拉群拉人先款后货,然后逃之夭夭。

  2.卖空做空

  打个比方:目前口罩为5元一个,某人对一个月后的口罩「看空」,也就是觉得一个月之后口罩价格会掉到3元以下,就会预售一批。届时口罩降价时,「平仓」购买一批交货,如果价格不降反升,或者找不到货源,退款即可,没有法律风险;这与诈骗最大的不同在于,是利用口罩会有长时间的紧缺预期,买家不会退货这一心理,通过排队、到货时间长、生产周期长等方法达到目的。

  而且这种卖空几乎没有风险,价格没有下跌,继续拖或者退款即可,卖家同时还掌握着买家的现金,一出「空手套白狼」的好戏。

  「毒瘤」

  驱动这些人的是什么?

  63946人患病,1382人死亡,感染者还在以每天四位数的速度上升,他们的行为,无疑是在助长疫情的肆虐,而促使他们罔顾法纪,铤而走险的根本原因,单纯是钱吗?

  「我认为这已经超出了金钱,驱动他们的是一种改变生活,改变命运的可能。」

  压力、竞争、经济、尊严,这些现实问题假如仅仅需要一点良心交换,有多少人能坚守原则?所以这些人如同毒瘤一般,蔓延在每一个角落饥渴贪婪的吸收着血液和营养,对日渐衰弱、接近死亡的身体视而不见,为日后埋下了祸根。

  「口罩产能恢复将是这一切罪恶的高潮」

  人所共知,口罩是控制疫情扩散的重要医疗物资。

  在政府、爱心企业的共同努力下,在本月末(2月末),全国的口罩产能就能达到1.8亿只/日,极大缓解武汉/湖北地区物资紧缺的压力。

  随着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加入,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上,口罩产量能满足武汉等重灾地区,整体生产力能逐步供给全国,负担至少2亿国民的需要。

  我们会理所应当的认为:产量上去了,每个人都能买得上、买得到平价口罩了。

  但现实从来都不那么一帆风顺。

  首先,要让所有人都能买得上、买得到平价口罩的前提是:

  1.有口罩供应

  2.渠道不贪污、不挪用

  3.理性、按需购买

  也就是说:口罩向社会供应,通过代理经销商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。

  那些转产口罩的企业,比如比亚迪、红豆、富士康,他们在完成抗疫一线的任务之后,存量口罩通过什么渠道销售?在4S店卖?在内衣店卖?这部分企业的产量除了自消耗外,输送到市场只能通过经销商解决。

  口罩生产厂家亦是如此,中国有近50万家零售药店,近万家连锁药店企业(数据来源:《2018年度药品监管统计年报》),厂家根本无力发展自主渠道。

  其次,任何一个环节都可以轻易的贪污/挪用:比如门店可以公开平价卖一小批,剩下的通过自购,直接在账面上将这批口罩清空。经销商假如与门店串通,约定分赃,这批货甚至可以直接卖出去。

  一只口罩从生产到销售,需要经过2-3个环节,即总批发/代理,区域批发/代理,门店。在这个环节中,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卖空,虚假交易等手段,将物资贪污/挪用。这中间的环节谁来监督?谁来管理?现实是我们做不到跟踪每一箱口罩的去向。

  *本来这个位置有一个 @朱一旦的枯燥生活 的视频链接,大家知道是哪条,但视频已经凉凉。有没有人贪污,有没有人倒卖,我想大家都清楚。

  我们相信政府的正义、相信法律监管,也有不少平价销售口罩的良心老板,但问题在于:是否所有商人的良心都值得相信,值得托付千万人的生命安全?

  「最后的狂欢」

  当我们日夜期盼的救命物资,被不法之徒挪用会发生什么?无疑是给社会毒瘤注入了一支强心剂,让他们迅速发展壮大,带着所有人走向毁灭:

  1.助长疫情的扩散

  他们不是在图财,而是在害命。说穿了,能拿到货源的只是极小部分人,即便层层分销,覆盖率也极其有限,根本无力负担全社会的的销售供应,而人恰恰是贪得无厌的,宝贵的口罩物资会囤积在销售环节上「待价而沽」,结果可想而知。

  2.引发社会恐慌

  抢购、囤积、非理性的购买将造成极大的不平衡,分分钟把刚刚恢复一点的口罩产能折腾死。

  3.传销化

 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,裁员、萧条会促使更多人成为销售中的一环,将转过无数手的口罩,加价卖出去来维持生活。一旦疫情得到控制,口罩变得一文不值的时候,手中还有存量,尤其末期入场的人必然会亏的血本无归。

  事件最终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:

  1.口罩供应量上升至基本水平,可满足全社会的基本需求;

  2.但这批口罩因为小部分人的利益需要,没有通过正规渠道平价卖出,而是转为微商/传销的货源;

  3.大部分人买不到口罩,少部分人要高价买口罩,供应始终紧张,价格始终高昂;

  4.口罩价格/供应拐点一直不会出现,每一个缺口罩的人,都提升了全社会的抗疫风险;

  5.形成恶性循环:买不到口罩-增加扩散风险、买不到口罩-导致盲目囤货。

  「应当如何应对?」

  这些会发生吗?谁也不能确定,至于风险有多少,可能性有多大,想必每个人都心中有数。对这些我考虑过很多,最终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想法,希望任何人在看完之后,有任何问题、建议、批评,只要客观有效足够理性,都希望您留言给我。

  解决问题需要:市场自主调节

  回到一开始,口罩的供需关系是怎么从买方市场变为卖方市场的?

  首先是需求激增,远超供给能力,导致口罩价格上涨、供给断货。 其次是政府管控打击违法犯罪行为,让口罩从线上/门店公开销售转为地下。

  这也就说明我们有两个目标:

  1.供应量需要上来,达到一定的平衡,能满足社会的基本供给;

  需要时间,依靠的是政府与爱心企业的努力,我们只能静待;

  2.引导渠道恢复销售,平稳恐慌情绪;

  「中间商」之间是互相依存的关系,他们具有共同的利益,如何打破这一局面?也就是说,怎么能让他们把平价口罩通过正规渠道卖出去?

  所以我认为,我们应该打开「潘多拉盒子」,即:

  「在产能恢复、供应量能满足社会基本需求的前提下,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安排与指导下,根据实际情况,逐步取消「对于口罩价格限制」的相关规定,恢复自主定价。」

  这样做的目的有几点:

  1.增加「微商/传销」的销售风险

  他们吞下了远超自身销售能力的货物,正是因为他们垄断了整个渠道。在正规电商平台上,买不到口罩,没有对比,没有竞争,完全垄断,市场自主调节功能失灵。

  如果在供应能力保证的前提下,通过限购等措施,允许商家在网购平台上自主定价,将会给「微商/传销」传达几个信息:

  1.供应量上来了,洗地、制造恐慌都没用;

  2.手里的存货不是钱,是雷,随时都可能爆在手中;

  3.把他们放在一个「囚徒困境」中;所有中间商都可以在线自主定价销售,谁卖的快,风险就越少,等于打破可他们之间的利益平衡。

  2.增加「微商/传销」的进货风险

  由于销售压力加大,利润降低,他们会停止进货,让上线无利可图,倒逼上游货源通过常规渠道(药店/超市)销售。

  3.打击假冒伪劣/集资诈骗

  1.针对生产贩卖假冒伪劣口罩的厂家/经销

  2.针对利用口罩货源诈骗的罪犯

  淘宝、京东等平台的参与与监督,能大大震慑这些人浑水摸鱼,为百姓把关,彻底改变口罩群那种三不管的情况。

  「我们会面对什么困难?」

  可想而知,必然会出现一波抢购,让所有努力归零,是一次次归零,甚至可能会助长「奸商」的气焰,让价格节节攀升。

  但只要在产能满足基本供应,最终市场会回归理性,只要保证供应,消费者的价格预期会越来越小,经销商的风险会原来越大,直至一切回归正常。

  假如放任保命的物资在中间环节流失,那我们只能撑到疫情结束的那一天了。

  是会痛,真真切切的痛,痛是政府面临的压力,商人面临的损失,百姓面临的恐惧,但不痛这一下,我们就只能在煎熬中买着稀缺且昂贵的口罩,等到一切结束,除了极少数人外,无人不留下伤痕。

  「我考虑的具体计划」

  1.在产能恢复,能满足重灾地区供给的前提下,在存量能供给全国满足基本需求的前提下,由政府部门决策指导,根据实际情况逐步解除「口罩销售价格」的限制;

  2.各电商平台,在政府的指导下,逐步开放商户口罩自主定价的权利;

  3.各电商平台在分类中新增「防疫用品」的特殊入口,对口罩销售的商家进行审核准入,最大限度防止假冒伪劣商品的流入;

  4.对于口罩分类,给予明确的划分标准:如普通医用口罩、N95等,强制价格单位为单只,强制排序为低价优先;帮助低价/平价口罩优先售出;

  5.根据ID等其他标准实行限购,如每人每日在该类下限购3只,避免消费者囤货增加供货压力;

  6.积极与厂家,尤其是转产的厂家联络,提供第三方客服/库存等增值服务,最大限度避免中间商的加价;

  「我的思路」

  1.开放自主定价是必要的,短时间抢购是必然的;

  2.只要维持住供应线,什么老虎苍蝇都能打下来;

  3.逼迫中间商出货,清货离场;

  4.倒逼上游经销商,平价常规销售,而不是指望他们的良心;

  5.让投机者离场,阻止更多的人参与其中,避免形成传销;

  6.有钱人你们可以先上了,第一波销量看你们了,喂饱了不差钱差安全感的人,市场的恐慌就能掉下去一半;

  7.转产的各位爱心企业请你们先卖,你们是国人之幸;

  8.发国难财的各位,请开始你们狗咬狗的表演;

  以上这些就是我的想法

  假如您同意我的想法,请点赞、感谢、留言、转发,本文在微信(公众号:具透)、知乎(专栏:具透)、微博(@具透)中均有发布,希望用你们的支持,用我们一致的想法发出声音,向相关部门请愿,为「中间商们」敲响警钟,最大限度阻止悲剧的发生!

  「最后」

  为什们我们要自豪自己活在中国,自豪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?我们与西方国家最大的不同,是在于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为祖国的繁荣承担责任,当爱心企业转产口罩,社会各界捐款捐物,全民呼唤「武汉加油」,憧憬「中国制造」时,激发每一个人的动力,是责任与良心,我心中最自豪的唯此。

 

每日热门
图说天下
热门排行
Copyright © 2018 www.5566u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