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奇网
猎奇网      设为首页      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历史真相 > 名人奇事 > 正文
暴力强开小嫩苞小说,他会议室在桌下含着b原来宝贝喜欢这种姿势(1)
来源:网络文章    日期:2020-08-01 17:46    小贴士:点击图片可翻页
原标题:暴力强开小嫩苞小说,他会议室在桌下含着b原来宝贝喜欢这种姿势    【】

林辛言缓缓的抬起头,看清男人的脸,惊讶道,“何医生。”

他的身后站着一群人,林辛言更加诧异了,“你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弟弟患有自闭症,都是何瑞泽给看的,一来二去两人就认识了。

何瑞泽温和的笑笑,还没张口,这家医院的院长就开口了,“何医生是来我院做讲坛的。”

何瑞泽是有名的心里医生,特别是对自闭症这方面的造诣更是深。

“你呢,怎么会在这里,是不舒服吗?”何瑞泽问。

想到妈妈坚决的态度,林辛言浑身一抖。

“言言!”庄子衿手里拿着检查单子,匆匆从走廊的另一侧跑过来,回来,听护士说她跑,庄子衿吓了一跳,看见她激动地喊了一声。

林辛言抿着唇,鼻腔酸涩的厉害,“妈——”

何瑞泽对站在身旁的院长说道,“你们先回去,我有点事。”

“何医生有事,我们就不打扰了,就是我是诚心邀请何医生来我院工作,有什么要求何医生尽管提,我一定尽力满足。”

何瑞泽温和道,“我会考虑。”

“伯母,有什么事情,我们到外面去说,这里不合适。”医院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人,不适合说话。

庄子衿也是认识何瑞泽的,给儿子看病时,有时候实在凑不出钱,都是何医生垫上的。

对他,庄子衿十分尊重。

于是紧紧的攥着林辛言的手腕,生怕她又跑了。

刚出了医院的大门,林辛言就跪在了庄子衿跟前,“妈,求你了,辛祁已经没了,让我留下他好吗?”

何瑞泽眉头一皱,什么意思?很快他又反应过来,目光停留在她的腹部。

看清庄子衿手里的检查单,几乎很清楚的知道,她怀孕了。

震惊,不可思议。

他很想知道怎么回事,但是现在却不是问的时候。

林辛言很少在庄子衿跟前哭,就算是弟弟死的时候,她哭也是偷偷的,不曾在庄子衿面前掉过泪。

庄子衿不是逼她,只是,她生下这个孩子,还有未来吗?

都说为母则强,看她的样子,想要让她放弃很难,庄子衿长长的叹了口气,“随你吧。”

说完转着就走了,心里难受,不知道怎么面对女儿。

林辛言缓缓蹲下,人在逞强,泪却在投降,她不想哭,可是却忍不住,积压在内心的伤与痛,侵蚀她的心肺。

回国之前他找过她们,才知道她们回国了,她弟弟也在车祸中去世了。

这期间发生了什么,他不得而知。

何瑞泽蹲下来,给她顺着背,这个女孩认识她时,她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,却已经很懂事,照顾弟弟,照顾妈妈。

有一次,他亲眼看见她的钱只够买两份饭,她把饭给妈妈和弟弟吃,自己明明没吃,却告诉庄子衿自己已经吃过了。

懂事的惹人心疼。

何瑞泽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头,安慰安慰她,可是手还没落下来,林辛言忽然抬起头,看着他,“谢谢你以前的帮助,以后我有钱,一定会还给你。”

何瑞泽的手停顿在她的头发上方,手掌慢慢握住,收回,笑着说,“傻瓜,那些是我自愿帮助的,不需要还。”

林辛言摇摇头,“你是善良,但是我记得。”

有能力以后一定会奉还。

何瑞泽扶起她,“你住哪里,我送你。”

这个时候林辛言担心庄子衿,便点了点头说了住址。

到地方林辛言推开车门下车,何瑞泽问她,“以后还回去吗?”

林辛言转身看着他,摇摇头,“不回了。”

好不容易才回来的。

林辛言回到住处,就看见庄子衿坐在椅子上,擦眼泪,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撕扯着。

庄子衿擦了眼泪,没看她,“我没事,你回去吧。”

“妈——”

“是妈没照顾好你。”庄子衿擦着眼泪,可是擦过之后还有,止不住。

林辛言扑过来搂住她,母女二人,抱在一起痛哭,发泄彼此心中的伤痛。

很久之后,她们才平复心情,林辛言和庄子衿,说了自己和宗景灏的交易,让她不要为自己担心。

庄子衿震惊无比,婚姻怎么可以儿戏?

虽然她不赞成,什么交易婚姻,但是女儿怀孕了,身子不洁了,想必宗家的那个男人也接受不了,这样也好。

以后她来照顾女儿。

晚上林辛言回到别墅,宗景灏没在,吃了晚饭她在别墅的院子里走一圈,散步消化食,顺便看清别墅周围的环境。

后来时间晚了,她回了房间,但是感觉到口渴,到厨房倒了一杯水。

喝了半杯水,林辛言准备去回房间睡觉的时候,房门响起扭动把手的声音,紧接的房门被推开。

随即,一抹高大的身影迈进来,紧接着是一道亮丽的身影,从他身后走出来。

小说文学

林辛言愣了一下。

怎么也没想到,宗景灏这么晚了还把他喜欢的女人带回来。

白竹微见到是她同样一愣,这不是那天在医院的女人嘛?

她抬起头看着宗景灏,他轮廓分明的侧脸,线条冷硬。

那天他生气什么?

和这个女人有关?

女人的心思总是敏感是,宗景灏的反常,让白竹微对林辛言,心生戒备。

“那个,我先回房间了。”林辛言并不想做电灯泡,惹人烦。

“等等。”宗景灏目光沉沉的看着她,她穿着很保守的睡衣,白色的裙摆延伸到脚踝,露着两条白细的胳膊,看着倒是有几分清纯的味道。

只是想到她的所作所为,心里多了几分厌恶,“竹微,是这里除了我以外的主人,懂我的意思?”

林辛言觉得他多此一举,她从来也没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,何必强调?

“我知道,那我去睡觉。”林辛言转身,朝着房间走去。

“林小姐。”白竹微望着她,“对不起。”

林辛言一头雾水,惊讶的看着她。

她脸上是深深的歉意,“虽然你和啊灏有着婚约,可是,我和啊灏相识的比你久,如果不是你,今天嫁进来的就是我,我们是相爱的,所以——”

“所以什么?”林辛言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。

她很明白自己的身份,也没有妨碍他们。

她说这些是为何?

“只是觉得你嫁给了啊灏,但啊灏不爱你,是因为我的关系,所以我对你感到愧疚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按照正常的人的思维,这种尴尬关系,不应该互不干扰嘛?

搞这一出,为了在宗景灏面前,刷她的善良?

莫名,林辛言对她没什么好感。

宗景灏眯着眼睛盯着她的脸,“你是什么态度?”

林辛言抿了抿唇,她什么态度,她只想安稳过完这个月,拿到属于她的东西,就离开。

是这个女人,很奇怪,上来说这些的。

她应该怎么回答?

“你想让我怎

么回答?”白竹微这话,她根本没法往下接。

难道要说,对不起,我不该和宗景灏有婚约,拆散了你们?

那样多虚伪。

而且婚事是两位母亲定下的,叫她怎么办?

宗景灏眯眼凝视着她,脚下迈起步子,不徐不缓,无形中一股压抑的气氛弥漫,林辛言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,“我没招惹你吧?”

白竹微上来挽住他的手臂,“啊灏,别生气,是我不好,不该说这些,她刚进门不久,我不该来的,你早点休息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这里该走的不你。”宗景灏反手拉着她的手腕上楼。

白竹微内心一阵欢喜,虽然宗景灏已经表明会和她在一起,但是从未对她有哪方面的想法。

今天宗景灏的举动,让她喜出望外。

毕竟那一夜不是她,只有真的发生实质性的关系,她才能牢牢的抓住这个男人的心。

林辛言没往上看,只是默默的转身进房间。

白竹微回头,正好看见林辛言进房间的背影,瘦弱纤细,她猛地发现,和那晚女孩的背影很像。

当晚,她克服心里的嫉妒恨,弄个处女给宗景灏,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,她不愿意去看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孩,和宗景灏缠绵。

只是在女孩离开时,匆匆看到那抹瘦弱的身影。

怪不得她一直奇怪,见到林辛言有熟悉感。

原来这种熟悉,不是凭空而来。

一想到那晚的女人可能是林辛言,白竹微内心就慌乱的厉害。

她绝不能让林辛言留在宗景灏身边。

近距离的接触,以免让宗景灏发现端倪。

毕竟是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。

进入房间白竹微不顾矜持,一把抱住宗景灏劲瘦的腰身,头埋在她的怀里,娇柔道,“啊灏,让我再做一次你的女人。”

说着她的吻凑了上来,宗景灏的神色微凝,对于白竹微的主动,他却没有正常男人该有的冲动。

除了那晚,他对她没有一丝欲望!

就在白竹微的唇要沾到他的时,他侧过头,白竹微的吻落了空。

“时间不早了,早点睡。”宗景灏扯了扯并不紧的领口,心情有些烦躁。

至于烦躁什么他也不清楚,烦躁自己对她没有男人该有冲动,这让他觉得自己不正常。

白竹微的双手紧握,面上有些委屈,“啊灏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——”

“别胡思乱想。”宗景灏压着声儿,搂着她的肩膀,“今晚在这里休息。”

白竹微是女人,她太明白,一个男人对她提不起兴致,意味着什么。

她乖巧的躺到床上,只是眼眶通红,眼泪在眼底打转,却不曾落下来。

那明明委屈的样子,又那么的隐忍。

小说文学

宗景灏的心微微一动,那晚她也是这般隐忍,不管他如何折腾,她都不曾出声。

心思柔软了些,给她盖上被子,坐在床边,“别乱想,等到有了名分,我……一定会要你。”

白竹微点头,她在宗景灏身边久,对他的脾性有些了解,就算不爱,但是迫于责任,他也一定会对她负责。

宗景灏脱了外套,迈步走出房间,他下了楼,把手中的外套丢在沙发上,随即,整个人都陷进沙发里,修长的双腿翘在茶几上,头仰靠在沙发背上,显得有几分疲惫。

清晨。

林辛言洗漱好穿戴好走出来时,宗景灏坐在餐桌前看今日财经,白竹微似乎很了解他,给他煮了一壶黑浓的热咖啡。

于妈已经准备好早餐,林辛言减少自己的存在感,不曾出声,坐在桌尾处,拉远和他们的距离,低着脑袋喝粥。

于妈端上煎蛋,看着林辛言那没出息的样子,眉头皱了起来,她才是那个有名分的,为何在小三面前,这般卑微?

于妈故意放声,“太太,你应该坐在少爷下首位置。”

额?

林辛言抬头。

宗景灏亦是放下了手中的财经报。

四目相对都是一愣,林辛言想到昨晚这个男人,那么阴冷的看着自己,她就心里打冷颤。

宗景灏很小时,母亲就去世了,都是于妈照顾他。

对于这位照顾他的老人,他很尊重。

所以于妈说话,有些随意。

和他的婚姻,他们各取所需,林辛言觉得不应该打扰他的私生活,喝完最后一口粥,笑着,“我吃好了,你们慢慢吃。”

通过昨晚,林辛言感觉到宗景灏很在乎白竹微,所以她还是识趣点好。

好似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她,她走的快。

宗景灏望着林辛言匆忙的背影,微微眯起眼眸。

白竹微敛下思绪,低声道,“可能是我在,她不大适应,以后——”

宗景灏将一杯牛奶,放到她跟前,“一个月后,她会离开。”

白竹微低下眼眸,这一个月对她来说都太长。

林辛言回到房间,打开手机,在58同城留的言,得到了回复。

让她去面试,等到宗景灏和白竹微离开,林辛言也走出别墅打车去面试。

万越集团,高耸入云的大厦,气势磅礴!

林辛言站在大厦前,深深的吸了口气,才迈步走进去。

她大学没毕业,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并不容易,所以很想应聘成功这次工作的机会。

面试区,站满了人,他们个个正装,手中拿着履历,似乎对这次的面试做足了准备,而林辛言穿着白色体恤,牛仔裤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并不像来面试的。

她无视时不时投来的异样目光,静静的站在一旁,等待着。

过了近一个小时,才叫到林辛言。

洗碗,送报这样的工作也不能拿出来当工作经验,她没有学历,所以没有做简历。

面试官对于她白纸一样的工作经验,微微皱眉,“你怎么会A国语言?”

毕竟这并不是大众的言语。

这个招聘挂了好久,都没有应聘者。

林辛言想到过往的种种,紧紧攥住手,“我在哪里生活过,为了更好的和当地人交流,我特意学的,语言,文字……”

这声音——

白竹微手里拿着文件,路过面试区,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,寻声望进去,就看见林辛言,她的心猛地一滞。

她竟然会A国言语!


每日热门
图说天下
热门排行
Copyright © 2018 www.5566u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