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奇网
猎奇网      设为首页      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热点 > 社会万象 > 正文
雪白人妻的娇喘声,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丞相大人的小通房(1)
来源:网络文章    日期:2020-08-01 17:30    小贴士:点击图片可翻页
原标题:雪白人妻的娇喘声,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丞相大人的小通房    【】

从图书馆出来时已是下午4点多,三个多小时的学习让谈小天受益匪浅

。楚庭把各科笔记都借给他抄,谈小天相信凭自己的记忆力,只要从头到尾手抄一遍笔记,应该就能记得差不多。

他点了一根烟,跨上车向一中方向骑去。

因为临近高考,即使是节假日,一中也对高三学生开放。

谈小天把车停在操场边,脱去上衣,开始赤膊狂奔,夕阳的余辉打在他白皙的上半身,紧实致密形状优美的肌肉披上了霞光。如果有女生看到这一幕,一定会驻足尖叫。

第十圈!

谈小天跑的满身大汗,头顶更是热气上涌,云蒸霞蔚,远远望去宛如武林高手三花聚顶,五气朝元。

苍老的灵魂却有一具年轻的躯体,每寸肌肉里都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。4000米跑完,谈小天丝毫不觉得疲劳,反而有一种要飞的感觉。他知道这是大量运动后大脑内分泌出内啡肽,内腓肽让人感到欢愉和满足,甚至可以帮助人排遣压力和不快。

谈小天猛地一甩头,大串的汗珠激落,砸在黄沙上,转眼又被灰尘覆盖。他试图甩掉前世的阴霾,那种睡觉都要睁一只眼的紧张感已经让他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。

刚才出手教训刘晓光和山鹰,那股子嗜血感再次传遍全身,满足感与之后形成的巨大空虚扭曲在一起,无法消散,迫使他只能用长跑这种方式来调节心理。

每一次抬腿落步,心中的烦躁就减轻一分,4000米过后,谈小天已经重新恢复平静,他开始思考如何解决后患。

刘晓光的父亲叫刘军,外号大军子,猪大肠的姐夫,常年混迹于道西区六家子一带,算是山城道上小有名气的大哥。

就是他找到猪大肠,让他想办法解决刘晓光的高考,并直言钱不是问题。

猪大肠还是比较了解自己外甥的,走常规道路提升成绩基本无望,只能走歪门邪道。

于是猪大肠就把目光对准了下周的国家二级运动员资格考试,想把刘晓光安插到篮球队里去,本来这事已经操作的差不多了,偏偏作为篮球队队长的谈小天坚决不同意。这才逼的猪大肠偷出了谈小天的内裤,和刘军安排一枝花陷害谈小天,一枝花不敢违抗,只能照办。

在前世,这一招果然奏效,谈小天根本解释不清楚,暴怒之下当着大家的面打了猪大肠,直接被学校开除,没能参加当年高考。

呼!

谈小天吐出一口浊气,停下脚步。

问题明摆着,刘晓光回去后必然会去找刘军哭诉,他们肯定不会罢手。

谈小天不希望在高考前还受这群苍蝇骚扰,现在他有一百种方法让刘军永远闭嘴,可他不想这么做,既然重走一遍人生,他希望这一世能够活的干干净净安安心心。

杀还是放?

如果是沐罂,她会怎么做?

谈小天静静的站着,直到身上的汗干透,一个他认为两全其美的计划在他心里慢慢成形。

他骑上车,找到最近的公用电话,拨了个号码。

“马威吗?我在你家附近,方便去你家坐坐吗?”

得到肯定答案后,他直接骑到马威家,上了楼。

马威的父亲果然不在家,这个警察在家的时间远不如他在单位的时间。家里只有马威和他的母亲。

谈小天和马威很熟,经常来这里。他母亲也没客气,说了两句客套话后就回屋继续

看《还珠格格》了。

马威去厨房洗水果,谈小天坐在靠近电话的位置,很随意的拿起电话旁那本黑色的电话簿,上面有一排烫金的小字“山城公安系统内部通讯录”。

谈小天迅速翻开第一页,一目十行的扫了一遍,“副局长金炳昶,2247986,副局长周新飞,2247987。”

小说文学

第二页,“道东分局刑警支队队长蒋海,5568321。”

第三页,“道西分局刑警支队队长李德武,6688479。”

……

谈小天大脑飞速运转,要将这些人名和电话号码一一记住。他的记忆力本就惊人,在后来又受过专门的训练,记住这些并不难。

马威端着水果回来时,谈小天已经把通讯录放回原处,和马威扯了一会学校里的事就告辞了,弄得马威摸不着头脑,搞不懂谈小天大老远跑来就只说这么几句闲话。

******

道西区幸福巷小楼,依然是烟雾缭绕的麻将室,刘军面沉似水的打着麻将,时不时拢拢他的大背头,只有在别人胡牌时,他那双三角眼里才会闪现出一丝狠毒的光芒。

头顶长角,张嘴漏风的山鹰规规矩矩束手站在门口。

牌局从晚8点一直持续到下半夜2点,这期间山鹰不吃不喝,站的标枪一样,一动不动,有尿也撒在了裤裆里。

他跟了刘军几年,知道他的脾气,也了解他的狠毒,这次军爷是真的动怒了。

牌局结束,其余三位牌友退场,刘军这才开口,“你现在出息了,连个高中生都搞不定,还连累我儿子挨打,有什么要解释的吗?”

山鹰抬起头,“军爷,那个高中生手底下肯定有过人命,生性的很,别说我,就是道东老杆子、梨山海红、九堡铁哥这几个山城最能打的遇到那小子,单打独斗谁也占不到便宜。”

呼……啪!

刘军手中的茶杯挂着风飞了出去,正中山鹰额头,旧伤未愈,又添新伤。

血和茶水混合在一起,沿着脸颊流下,山鹰伸出舌头,舔了一口后依然平静的看着刘军。

刘军破口大骂,“你当我是骗大的?还有过人命?那个兔崽子只是个高中生,就算打过篮球,身体棒点,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样,我看你是不想好了,敢唬我?”

“军爷,我刚才说错了,老杆子海红他们和那小子比,就像是业余选手遇到职业选手,根本没法比。军爷你还记得前年我蹲了一年监狱的事吗?在里面,我见过一个南方来的毒贩子,他手下有几十条人命,判了死刑,在执行枪决的当天上午,他从我的牢房路过,我看过他的眼神,和谈小天的一模一样,他们玩粉的都是那种眼神,不把人命当回事。”山鹰说到这,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。

话说到这个份上不由得刘军不信。他拢拢背头,沉思半天,“我的面子不能丢,不过既然这小子这么危险,就花点钱解决了,你去问问海红和小铁,他们谁愿意挣笔钱,我愿意出这个数。”他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。

叮铃铃……

周一凌晨四点半,老式闹钟发出刺耳的鸣叫。

谈小天一跃而起,全身绷的像铁块一样,警惕的四下张望。

十秒钟后,谈小天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,没有枪手,没有毒贩,更没有沐罂。

这是家!虽然是租的房子,但有父母在就是最温暖的家。昨晚是这么多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。

天还没亮,谈小天开了灯,看清了屋里的景象。时不时发出吱扭吱扭怪声的老式木质单人床,散发着肥皂特有清香味的蓝白格床单,墙上贴着乔丹飞身灌篮的海报。

谈小天换了几秒钟,起床洗漱穿衣,父母早就出摊去了,屋里只有他一个。

他狼吞虎咽吃完了宋春华留的煎蛋面包牛奶,拿起书包出了门,骑上那辆美利达变速山地车,在空旷的街上一路疾驰,向道西区方向行去。

道西六家子地区有一栋二层小楼,灰白色,对外挂了一块军强贸易公司的牌子,其实就是刘军的老巢。一楼是对外营业的麻将房,二楼是刘军的办公室。

在前世,谈小天参军第二年趁着回家探亲的功夫把刘军的一切都摸清楚了,一天晚上他偷偷潜入这里,将刘军打个半死,出了一口恶气。

这一世呢?

昨天在操场上跑步时谈小天就已经想好,要么不做,要么就一击毙命,不让刘军有任何喘息之机。

谈小天把自行车书包藏进路边的灌木丛里,又脱了校服,换上一套深灰色的劳动服,带上手套,步行百米后,站在二层小楼前,捏着下巴,盯着窗户前的铁质护栏认真思考了五秒钟。刘军到底是混道上的,对自家安全很是重视,防盗门、防护栏一应俱全。

这个路段很偏僻,基本很少有人经过,再加上现在还没到5点,对赌徒来说是最疲乏的时候,即便是最疯狂的赌徒,也不会在这个时刻继续奋战,因此,一楼的麻将房不会有人,整个小楼里最多有一两个打更的人,他们劳累了一夜,现在应该睡得正香。

谈小天绕到楼后,手搭在一层窗户的护栏上,稍微一用力,整个身子腾空而起,手脚交替攀爬,只几下便爬上二楼,继而翻到了楼顶。

楼顶有一扇为维修预留的天窗,平时用一把铁锁锁上。

谈小天从衣兜里掏出一根铁丝,捅进锁眼里,试了几下,咔嚓一声脆响后,锁开了。

金三角汇集了国内乃至整个东南亚地区最天才的罪犯,神偷,枪王,冷血杀手,还有一些精通各式奇巧淫技的鸡鸣狗盗之徒。平时只要闲着无事,谈小天就去找这些人喝酒聊天,顺便学些手艺。

对这位金三角地区大名鼎鼎沐家的驸马,这帮人巴结来还不及,自然倾力传授。谈小天因此学了不少杂七杂八的江湖技能。

天窗打开,谈小天先是探头进去听了一会儿,经过仔细确认二楼没有人,他这才一跃而下,如狸猫一样,落地时声息皆无。

二楼有八个房间,门上分别贴着财务科,办公室之类的字眼。

谈小天直取最里面安有防盗门的那间,铁丝再一次派上用场,再加上一把小口螺丝刀,不到一分钟,沉重的防盗门开了。

刘军的办公室里乱糟糟的,茶几上烟盒火机破杂志随意堆放,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。

谈小天径直走到办公桌后,伸手拉开

小说文学

墙壁上木色暗门,露出了里面深绿色的保险箱。

他凝思片刻,开始转动门上的密码锁。

5,8,3,1,6,9。

咔嚓,绿色的门开了一道缝。

谈小天大喜,密码果然是那个。

前世他就在这间办公室里暴打刘军,逼他说出保险箱密码,那时是2000年的冬天,现在还是1998,刘军做梦也想不到,前世泄的密,报应却在今世。

保险箱的上层放着八摞百元大钞,中间有几本账簿和笔记本,谈小天拉开最下层的抽屉,一对乌黑铮亮的手枪暴露在空气里。

谈小天眼睛一亮,伸手拿起一只,入手沉甸甸的,真货无疑,国产63式手枪,外形小巧玲珑,便于隐蔽携带,加上其使用的7.62毫米手枪弹装药量较少,射击时声响不大,非常受社会大哥喜爱。

谈小天也没客气,保险箱里的钱拿走七万,手枪一只,子弹若干,那些账簿笔记本都是刘军生意上的往来账目,妥妥的罪证,他拿走一本,剩下的和

手枪一起放在办公桌最上面的抽屉里,如果警察搜查,第一时间就会搜出这些罪证。

关上保险箱,谈小天小心翼翼清除完痕迹,特意把防盗门从里面打开,留了一条缝,这才从原路退回,一切神不知鬼不觉。

早7点,谈小天已经出现在高三三班的教室里,和同学们一起参加早自习。

朗朗书声中,他时不时瞄一眼手腕上那块60元的电子表。

7点50,自习课下课,谈小天借尿遁溜出一中,找到一个公用电话,按照时间顺序先后打了几个电话。

8点5分,副局长金炳昶,2247986,电话响了十多声,没人接。

紧接着谈小天又拨通了另一个副局长周新飞的电话,这次运气不错,很快传来一个略微沙哑的男声。

“喂,谁啊?”

谈小天调整一下呼吸,热情说道:“周局你好,我是宣传部的小李啊!上次市局表彰大会咱们见过。”

“哦……小李啊!”周新飞迟疑了一下,但毕竟是局级领导,迅速反应过来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周局是这样的,我们部里近期准备搞一个系列报道,广播、电视、报纸几家媒体都会参与进来,报道的内容主要是面向公安战线,尤其将一线民警的战斗、生活的真实案例反映给百姓,希望得到周局的支持。”

“这是大好事啊!我当然支持,不过宣传口的事情是由政治处具体负责,到时我会跟他们打招呼的。”

“谢谢周局,改日我做东,咱们聚聚!”

谈小天又东拉西扯说了几句话,这才挂了电话。

那边周新飞放下听筒,疑惑的揉着太阳穴,“宣传部的小李?怎么一点想不起来了呢?”


每日热门
图说天下
热门排行
Copyright © 2018 www.5566u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