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奇网
猎奇网      设为首页      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娱乐 > 综艺节目 > 正文
被三个男的肉到失禁_朋友的尤物人妻(1)
来源:网络文章    日期:2020-08-01 17:28    小贴士:点击图片可翻页
原标题:被三个男的肉到失禁_朋友的尤物人妻    【】

  余解忧最先感觉到的是鬼压床一样的胸闷气短动弹不得,这就是死了的感觉吗?随着意识的逐渐清醒,饶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,余解忧也不由被睁眼所见的景象镇住了,

  她像一只翻肚皮的青蛙一般软软地瘫在床上,身上压着一个男人。

  作为一个杀手,她打从有记忆起就开始学习要如何杀人,心里自然是再清楚不过,林翔那一枪下去,自己绝对再无生还的可能。

  似是有所察觉,男人抬起头来,如墨青丝迤逦而下,遮住了男人大半张脸,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睛透过发丝直直对上余解忧的眼睛。

  他身上甚至还穿着衣服,余解忧原本还有些浑噩的大脑瞬间清明了过来,黑曜石般漆黑的眼眸中,瞬间迸射出冰雪般森寒的锐芒,“你是……呃!”

  却不过才起了个话头,就被对方陡然激烈起来的动作给撞碎,细微的喘息从余解忧嘴里溢出。

小说文学


  虽然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,可这一刻余解忧却能清楚的感觉到,他看着自己时的不以为然就好像看一个将死之人。

  作为一个屹立在世界之巅的顶级杀手,还从没有人敢用这样轻视的眼神看她,余解忧气极反笑,掩在薄被下的手指狠狠蜷缩起来。

  她的容貌本就极美,安静时如出水莲花,素雅中显出几分无趣。反倒是如今这般唇角轻挑的模样,邪气又魅惑,勾的人心尖儿都颤了起来。

  男人晃了晃神。

  在这失神的瞬间,就见那原本荏弱不堪地躺在那里的女子,也不知从那儿借来了力气,竟宛若只准备捕食的猎豹一般,携着惊人的气势从床上猛地暴起!

  素白的柔荑于一瞬间化作了利刃,毫不留情的朝他的后颈重重劈了下来。

  他甚至能感觉到,那只素手劈下来时带起的猎猎劲风,一下一下,割得他脸颊生疼。他的眸光一瞬间变得极其的幽深,却并没有躲开,只微微掀了嘴角,露出一点清浅而诡秘的弧度。

  余解忧从不觉得自己会失手。

  自打她正式开始执行任务后,她就从未失过手。

  可当她看到他刀锋般锐利的嘴角浮现的诡秘笑容时,心中不知怎的竟是狠狠一跳,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。

  下一刻,男人长臂一伸,竟是直接抓住了她的纤腰,食指微曲,狠狠顶在了她腰间大穴上。

  余解忧还来不及反应,就觉腰间一软,双腿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。

  男人低低一笑,顺势揽住她纤细的腰肢,将她死死扣在自己胸前,唇角的笑容透出几分嘲讽。

  “玩儿够了?”

  余解忧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眸,该死的,她竟然提不起一点力气!

  她的手明明就要贴上这男人脖颈上的大动

脉,只要一秒钟,她就可以切断他脆弱的咽喉,送这贱人去见玉皇大帝!

  但是现在……余解忧死死咬住嘴唇,殷红的唇瓣被生生咬出了血,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不知所措的滋味。

  偏这个时候,男人再次激烈的动作了起来,极尽野蛮粗鲁,好似是在报复余解忧刚才的胆大妄为一样。

  余解忧眉眼越发冷冽,只是浑身的力气都已被抽光殆尽,别说是反抗了,就连抬起根手指头,都成了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

  “我要杀了你。”她几乎是咬牙切齿。

  “呵,我等着。”男人低低一笑,满是轻蔑。

 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接,同样的冷漠,同样的锐利,如暗夜里潜伏的猎豹,时刻等待着将猎物撕的粉碎。

  余解忧死死盯着面前男人汗涔涔的脸,愤怒和屈辱在心中如杂草般茂盛生长,直到身体达到极限,才沉沉地陷入黑暗。

  昏黄的烛火静静摇曳,映照着两道相互纠缠的身影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粗重的喘息慢慢停歇,厚重的帘蔓被掀开,男人性感而沙哑的声音随之响起:“炎清。”

  烛火微微一跳,下一瞬,一个身着黑色劲装,面带金色面具的女暗卫,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帘蔓外头。

  从帐内走出的白衣男子并未看她,只表情冷漠地吩咐:“原样送回去。”

  女暗卫闻言一愣。

  她还以为主子会吩咐说直接将人处理掉呢。

  “没听见?”见她呆立不动,白衣男子终于偏头睐了她一眼,那一眼清冷平淡,却自有股不怒而威的威严。

  深知他的性子,女暗卫抱拳应了声,再不敢胡思乱想,忙不迭闪身进了帘蔓深处。

  她没有瞧见,在她进去后,白衣男子随着她的动作朝

里头看了一眼,原本无波无澜的眼眸中,竟十分难得地掠过了一抹深思。

  不过很快那抹深思就又重新被冰

小说文学

封般的冷漠所取代。

  他抬脚迈过高高的门槛,再没有回头看一眼。

  此时已是日落时分,绚烂红霞绵延了泰半天际,落下的却是大片不祥的血光。

  余解忧被丞相府的小厮发现的时候,就安安静静的躺在那如血的霞光中,乍眼瞧着竟好似早已死去多时一般。

  小厮被吓了一跳,忙寻了两个婆子将她给抬了进去。

  丞相府后院早已经有人听见了风声,匆忙赶了过来。为首的女子一身华服,飞仙髻张扬跋扈,眉眼间满是戾气,甫一瞧见余解忧的模样,一张俏脸就已经沉了下来。

  “贱人,丞相府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!”

  “四小姐,需要奴婢将六小姐唤醒吗?”婆子小心翼翼的请示。

  夏羽岚心中火气正旺:“用不着,我自己来。”

  说话间,旁边的丫头便已乖觉的将她的鞭子递了过去。

  夏羽岚扫了眼惯常用的银色软鞭,蹙了蹙眉:“我新做的那根鞭子呢,把那根给我拿过来!”

  丫头面露不忍:“新做的那根可是长满了倒刺,还是不要……”

  “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?”夏羽岚眉角一挑,语气里藏不住的狠厉,“不打不长记性的东西,还不快去!”

  围观的人深知四小姐的性子,虽心中不忍,却再不敢多言。

  烟冬听闻消息赶过来时,夏羽岚已经接过了鞭子,带着倒刺的漆黑软鞭在半空中划过,空气都仿佛被撕裂了。

  烟冬吓得心脏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,她忙从人群中挤了出来,大着胆子道:“四小姐,放过我家小姐吧,小姐她不是故意……”

  掂了掂手中的鞭子,夏羽岚冷冷一笑,却直接严厉地打断了她,“什么不是故意,堂堂相府千金,莫名昏倒在这后门口,这要是叫外人知道了,还以为我们相府教女不严,家风不正呢!今儿个我就替爹娘好好教训教训她,也好让她长长记性!”

  最后一个“性”字还未落地,漆黑的长鞭便已气势汹汹的抽了下去。

地上的人死了一般毫无反应。

  夏羽岚的表情却动也不动,素手一扬,又是一鞭子抽了下去。

  “四小姐,求求您了,我家小姐还晕着,求求您放过她吧!”烟冬急的快要晕过去,她连滚带爬地来到夏羽岚身前,不住地磕头求饶,手指扯住夏羽岚的裙摆,想要将她扯离开来。

  “本小姐做事,倒还要你这丫头来多嘴了!”被绊了手脚,夏羽岚心中火气更大,漆黑的软鞭顿时调转了方向,对着烟冬便抽了过去。

  烟冬尖叫一声,却突然伸手抓住鞭子,任由那倒刺划破了手掌,也不放开。

  “四小姐若是想打,就打奴婢吧!”

  “呵,还真是个忠心护主的丫头!”桃花眸盛满了怒意,夏羽岚气极反笑。“那就让我看看,是你的骨头硬,还是我的鞭子硬!”

  话落,漆黑的鞭子毫不留情地劈下。

  鞭影密集,简直堪比疾风骤雨。只把烟冬抽的皮开肉绽不能动弹,夏羽岚心中的恶气才消了些许。

  “我看着咱们丞相府的丫鬟是越来越放肆了,竟是连主仆尊卑都不放在心上!今儿我就让你们都长长记性!”夏羽岚呼出一口气,桃花眸扫过周围一干丫鬟,声音冷冽。

  “四小姐,老爷有请。”正待夏羽岚调转鞭子走向余解忧时,就看见一个虽过半百但是依旧健硕的老者走上前来,恭敬的禀报道。

  飞扬的眉蹙了蹙,不甘心地看了地上的余解忧一眼,夏羽岚道:“你可知父亲找我有何事?”

  “太子殿下来了。”老者轻声道。

  漂亮的桃花眸中顿时迸射出惊喜的光芒,夏羽岚此刻哪里还顾忌得上地上的余解忧,忙扔了手中的软鞭。

  “太子殿下前来所为何事?你可知道?”

  李管家微微上前,弓垂着身子,压低了声音道:“约莫是与太子殿下的婚事有关。”

  “太子殿下与这个贱人的婚事?”扫了眼地上昏迷不醒的余解忧,眼底闪过几分嫉恨,夏羽岚恨声道。

  “听老爷的意思,太子对这门婚事并不满意。”

  夏羽岚惊喜不已,抬手将头上戴着的金钗取下,递给李管家,轻声道:“只要李管家知道该怎么做事,那么这好处是万万少不了的。”

  “多谢四小姐恩赐。”浑浊的双目中闪过精光,李管事喜道。

  夏羽岚满意地点了点头,抬脚就要往前厅走。

  谁知还没有走几步,夏羽岚蓦地止住了步子,转身问道:“刚刚打那贱人,不知道发式和着装有没有乱,五妹妹,你看看,可有哪里不妥?

  “姐姐容貌生的极美,哪怕是荆钗布裙也都是美的。更何况您今日的这一身儿是夫人特地找了手最巧的匠人做的,自然是衬得越发的美了。”一直乖巧地跟在她身后的五小姐夏雨婷弯了弯眉眼,轻笑着赞美道。

  “算你有眼光。”夏羽岚心情极好。抬步欲走,却发现夏雨婷跟在自己身后,眉头蹙了蹙。

  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

  夏雨婷表情微滞:“姐姐不让我去?”

  “太子殿下是来见我的,你跟着做什么?”夏羽岚笑容里藏不住的阴冷,“莫非妹妹也对太子殿下有意?”

  夏玉婷惊觉自己触了夏羽岚的霉头,忙道:“妹妹不过林间一麻雀,怎敢宵想当今储君?妹妹不过是跟着姐姐习惯了,若是姐姐不愿意,我不去就是了,姐姐可千万不要误会。”

  “你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当然是最好了。这做人啊,就该认清自己的身份,什么货色就该配什么东西!”

  夏雨婷轻笑着应了声是,半垂下的眼里,怨恨的光芒一闪而逝。

  “既然如此,这贱人就交给你了。我一会儿回来,你可别让我失望了才是。”精致的下巴微扬,夏羽岚示意丫鬟将软鞭递给夏雨婷,这才提了提裙摆,施施然走了。

  “五小姐,这鞭子……还打不打?”丫鬟小心翼翼地捧着软鞭,怯声道。

  “打,为什么不打?”夏羽岚走后,夏雨婷脸上的笑容彻底敛起。

每日热门
图说天下
热门排行
Copyright © 2018 www.5566u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