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奇网
猎奇网      设为首页      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历史真相 > 名人奇事 > 正文
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&老汉玩小嫩苞小说(1)
来源:网络文章    日期:2020-08-01 16:29    小贴士:点击图片可翻页
原标题: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&老汉玩小嫩苞小说    【】

  虽说雪落在来封家的路上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在面前真实版的可动的活体时,她还是吓得惊慌失措。

“怎么,你害怕了?”声音苍老而嘶哑。

女人的反应让封行朗更为鄙夷:就这么大点儿胆子,还想对封家另有所图?

感觉女人的尖叫声还不够惊悚,封行朗从床上爬了下来,半躬着身体逼近林雪落,并举起了自己那只如鹰爪般鬼冽的手,“雪落,别害怕……来,让我抱抱!”

看到一条条如蜈蚣般纵横交错的疤痕手,雪落惊惶万状的后退着,“你别过来……别过来!”

那是人的一种本能恐惧。雪落真的无法做到冷静的直面。真的是太恐怖了。鬼厉如僵尸魔兽一样,而且还是在她眼前真实存在的,活生生能说能动的。

“雪落,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……别害怕……要是嫌我丑陋,我可以把灯关了。”封行朗欣赏着女人脸上真实的恐惧。他要让她清楚的感受到,随意就敢跟他签字结婚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想对他们封家另有所图么?那就要看她有没有这个胆儿了!

“别……别关灯!我……我不嫌弃你。”雪落的

声音打着颤音。关灯只会增加内心的恐惧感。

“既然你不嫌弃我……那我们就洞房吧!”封行朗再次逼近林雪落。将她逼到了身后的墙壁上,无处可逃。

小说文学

“封立昕,求你别这样……我会好好照顾你……可我现在真的好害怕。”

雪落纯美的脸庞上滚落下了两行晶莹剔透的泪水。她努力的压制着心头的恐惧,可在直面封行朗的那张狰狞的脸时,还是会吓得直哆嗦。

声‘封立昕’,让封行朗的动作一滞:这个傻女人还在以为自己就是大哥封立昕?

也是,自己是以大哥封立昕的名义征婚的,女人把他当成封立昕就不奇怪了!

趁着封行朗静滞不动时,雪落连忙猫身从封行朗抬起的臂弯下逃走,手忙脚乱的打开了房间的门,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……

心里驱不散的恐惧蜂拥而来,在空荡荡的走廊里,林雪落失声哽咽。在看到楼下客厅里正朝上张望的安婶时,她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,连忙朝楼下的安婶飞奔过去。

“安婶……我好害怕!”雪落一下子扑在了安婶的怀里,呜呜咽咽了起来。

只要是碳水化合物的人,或多或少都会恐惧。这毕竟跟电影里看到的那些恐怖的怪物不一样,它是实实在在会动,会扑向自己的。

“不怕不怕……”安婶轻拍着雪落的后背安慰着,“太太啊,属于你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呢。”

好日子?这安婶说的究竟是正话,还是反话啊?自己都快被吓出了神经病,还什么好日子?

“安婶,我今晚跟你睡好不好?”雪落真的是害怕极了,她紧紧的抓住安婶的手,生怕她不同意。

时不时的,她还惊慌的朝二楼方向看上一眼,担心‘封立昕’会追出来找她。

“你要跟我睡啊?你这新婚之夜的……”安婶有些为难起来。毕竟是雪落跟二少爷的新婚之夜,这新娘子要跟家佣睡,这二少爷肯吗?
对于二少爷这个新郎装扮吓唬自己新娘的行为,安婶是不敢怒也不敢言的。她深知二少爷封行朗的脾气,要是现在跟太太坦言了,大家都会吃不了兜着走。太太的下场只会更惨!

可看到林雪落哭得梨花带雨的脸,安婶又于心不忍。总不能见死不救吧。

小说文学


“好吧,那太太就委屈着跟我将就一晚吧。”安婶终于还是答应了。

想把雪落劝回婚房,已经是不可能的了;如果硬逼,只会把雪落逼回夏家去,那就更不好了。

“谢谢安婶。”雪落紧紧的跟在安婶的身后进去了她楼下的房间里。

二楼的医疗室里。

看着屏幕上在安婶怀里哭得楚楚可怜的林雪落,封立昕微微叹息一声,“这个行朗,又在假扮我吓唬雪落了!雪落现在可是他的妻子啊……这小子真够欠揍的!”

封立昕顿了顿,喘换了一口气,“老金,你去把那行朗叫过来,我要好好说说他。”

可金医师却不认同的摇了摇头,“我觉得他们这样挺好的!以二少爷的性子,你越是逼他,就越是适得其反。雪落姑娘受的苦也就会越多!”

“那也不能由着他扮我去吓唬雪落啊!”封立昕有些气不过弟弟封行朗的行为,“他会把雪落吓跑的!”

“他们之间,总要用一种方式来沟通的。”金医师看了一眼屏幕上跟安婶一起回房的雪落,“雪落选择留在封家,真够为难她的。其实这姑娘到是挺机灵,还知道找安婶求救。”

“不行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行朗把雪落吓跑!多好的姑娘啊!”封立昕想坐起身,却被那些仪器困住。

金医师连忙上前扶按住了他,“大少爷,这样的过程雪落必须要经历!她要是能不避讳二少爷假扮的容貌而留下,才是能捂热二少爷那颗心的开始!也才值得二少爷去更好的珍爱她啊!”

封立昕默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他很认同老金说的这番话。

翌日。

雪落是在安婶房间的沙发上醒来的。床上已经没有了安婶的身影,应该是早起做家务了。

昨晚的那幕历历在目,雪落很想将它当成是一个恶梦,可看看这封家陌生的环境,一切都提醒着她是真实存在的。

微微的,雪落轻叹一声:既然自己选择了嫁给残疾的封立昕,为什么不能坦然的接受他的容貌呢?可是,可是他的样子真的好恐怖。

既来之则安之。自己必须去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。即便不想跟他有进一步的亲密,照顾好他,总是她这个妻子所应该做的。

洗漱之后,雪落想去厨房找安婶,看看有什么自己能做的。

可却看到偌大的餐桌前,却坐着一个人。一个男人,正独自吃着丰盛的早餐。

因为准备着给大哥封立昕做植皮手术,所以封行朗最近很注重自己的饮食。营养全面,并且有利于皮肤的保养。

雪落不由自主的走近过去:男人的后背很遒劲,拥有着健硕的体魄;桀骜的短发黑亮健康,还有那露出的麦色手臂,劲实而强健,满是男人的力量感……
这男人是谁?

从男人露出的手臂和遒劲的背影来看,他是个健康的男人,应该不是封立昕。

封家的家仆吗?

应该更不是!哪有家仆会像个大爷似的一人霸占着餐桌吃独食的?而且早餐还相当的丰盛!

那会是谁?

隐约之间,雪落似乎想起来:三个月前,封立昕好像是为了救自己的弟弟而被烈火烧残的。

他的弟弟好像叫……封行朗!

一个神秘的,很少在媒体前曝光的金融大鳄。而且还脱离了封家自立门户。

雪落想绕到餐桌前面去看看这个男人究竟长什么样时,就听到那邪肆又玄寒的讥讽腔腔。

“这一大早的,你就这般春心荡漾的盯着我看……也太不矜持了吧!”

春春春……心荡漾?自己哪里荡漾了?林雪落被男人的话气得无言以对:不就是想看看他究竟长什么样子吗!这男人怎么像只大孔雀一样,真够自傲自恋得可以!

随着话声,当男人转过头来时,雪落神情一滞,连呼吸也在不经意间慢了半拍:好吧,不得不承认,这个男人真的很帅!有自傲和自恋的资本!

见这一对新婚小夫妻一早又杠上了,莫管家连忙上前来打圆场。

“太太,这位是封家二少爷,封行朗。”莫管家不敢多说其它的。因为封行朗的那双眼眸里已经迸发出了凌厉而锋利的目光。

原来真是封立昕一直保护得很好的弟弟封行朗!自己好歹也是他的嫂子,他竟然连称呼都不称呼她一声。真够没礼貌的!看来应该是被封立昕给宠坏的弟弟!

“太太,这是您的早餐。”安婶把雪落的早餐送到餐桌上。

可雪落却径直端起早餐的托盘朝厨房走去。

“太太 ,餐桌那么大,您怎么不坐过去吃啊?”安婶用心良苦的想让这对小夫妻好好培养感情。

“我不想跟没礼貌的人坐在一起吃早餐!”雪落淡哼一声。

岂止没礼貌啊,简直就是轻薄。哪有小叔子第一次见面,就说她这个嫂子春……心荡漾的?自己哪里荡漾了!

没礼貌?这个女人胆敢说自己没礼貌?想跟他封行朗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吗?她还嫩了点儿!

看来昨晚的那通吓唬实在是太轻了!竟然没把这个女人从封家吓走!

“安婶,我哥的早餐呢?”封行朗问。

“哦,我已经做好了。这就去端。”安婶立刻折回厨房,将一个特制的托盘端送到封行朗的手上。里面装的是一些特殊的流食。

一听说这些食物是给‘丈夫’封立昕准备的,雪落便放下了碗筷走了出来。

“我来吧。”她觉得自己这个妻子比封行朗这个弟弟更应该去好好照顾封立昕。

“你来?”封行朗冷眸相对,“怎么,开始装贤良淑德了?昨晚新婚之夜你竟然从婚房里跑出来了……可把我哥气得不轻呢!”

昨晚的事,封立昕的确很生气:只不过生气的对象是他封行朗。而不是无辜的雪落。

“……”雪落一阵语塞,小脸也不由得一红:昨晚的事,他怎么也知道了啊?

每日热门
图说天下
热门排行
Copyright © 2018 www.5566u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