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奇网
猎奇网      设为首页      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历史真相 > 名人奇事 > 正文
小伙大战两老熟妇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欲成双在线阅读(1)
来源:网络文章    日期:2020-08-01 16:07    小贴士:点击图片可翻页
原标题:小伙大战两老熟妇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欲成双在线阅读    【】

  可是,一想到他刚才在外面跟林若涵拉拉扯扯的样子,我就忍不住一把推开了他。

“怎么,顾公子想壁咚的对象被我气走了,现在是要拿我来

练手吗?”我一脸嘲弄的看着他。

就林若涵那种女人,稍微有点眼力都能看出来她是个地地道道的绿茶。顾子言是脑袋被门夹了吧,要不然怎么会跟她纠缠不清。

男人低头,完美的俊脸在我的瞳孔里逐渐放大,直到和我的脸之间只有薄薄的一层纸的距离。

灼热的呼吸喷洒下来,伴随着的还有他特有的低沉磁性的声音,“慕雨菲,你是在吃醋吗?”

我?

吃醋?

我真想当场甩他一脸的呵呵呵,“顾公子从来不照镜子吗?就你这种的,还真没资格让我为了你吃醋。”

我的话刚刚落下,就感觉电梯里的温度倏然降了降。

我下意识搓了搓手臂,顾氏集团的冷气是不要钱吗,开这么低!

“这样最好。”就在我吐槽空调温

小说文学

度的时候,忽然听到男人说了这样一句,“希望你好好记住,你说的这番话。以后的日子,也最好与我井水不犯河水。不要生出不该有的妄想,更不要试图来勾引我。”

说完,男人在电梯叮的一声打开的瞬间,大步迈了出去。

我被他这番话气得七窍生烟,都没发觉他气冲冲的背影,格外异常。

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咆哮:去尼玛,到底是谁勾引谁啊!

***

前往顾宅的一路上,我们谁都没有说话,甚至看都不看彼此一眼。

等到了顾宅之后,我因为着急下车,高跟鞋不小心绊了一下,差点摔倒。

因为前扑的姿势,刚刚过膝的裙子往上拉扯了一点,露出我淤青一片的膝盖。那是我今天下午去为顾爷爷准备礼物时留下来的,之前还没注意,现在看着倒是有点吓人。

不过现在我也顾不得这丁点小伤,站直了身体就准备进屋。

一抬头,刚好与顾子言有些奇怪的目光对上。

他的视线,似乎是落在我膝盖上,我拉了拉裙摆,盖住那些伤,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美女啊!”

说完,挎着包扭着屁股蹬蹬蹬进了屋。

太丢脸了,让他看见我膝盖上的伤。

苍了天了!他该不会误会这是跟哪个野男人玩后入的时候留下来的吧?否则他的眼神怎么会那么奇怪?

不过进去之后,我就没功夫去管他有没有误会了,因为顾爷爷一看到我,就特别热情的走了过来,拉着我的手拖着我到沙发上坐下。

“小菲啊?累不累?下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听声音你像是在外面。是去处理工作的事?”一坐下来,顾爷爷就关切的问道。

我愣了一下,没想到顾爷爷连我这么小的事情都留意到,心里涌起一阵暖流,“嗯,之前的公司想让我继续回去上班,我在考虑。”

“不准去!”我的话音刚落,顾子言就硬邦邦的砸过来三个字。

我心里一股火就窜了起来,你是我的谁啊,凭什么说不准。

可是想到这是在顾爷爷面前,所以我没好直接把火发出来,努力维持着正常的语调,“我也没说要去,不是还在考虑么。”

“不用考虑了,那个成天在别人面前赔笑脸装孙子的工作有什么好做的。我顾子言的女人,不需要这样低三下四讨生活。”他直接霸道而蛮横的做决定。

我狠狠攥紧了手指,竭力压制着心头的怒火。

倒是顾爷爷,瞪了他一眼,“子言,怎么说话呢?!”

“爷爷,我也是为了雨菲好。”顾子言打着为我着想的旗号,“她现在怀着孕,公司里电脑、打印机各种电子产品辐射多大啊,不利于孩子发育。”

他这个理由,一针见血的戳到了死穴上,这下子连顾爷爷都站在了他那边,满脸慈祥的看着我,“子言说得对,小菲啊,要不你就再等等?等孩子出生后,你要是想工作,再让子言安排你进公司。自家的地方,自然没有人敢为难你这个老板娘。”

顾爷爷都这么说了,我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
但心里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打算,毕竟且不说顾子言会不会安排我进顾氏集团,就我自己,也是万万做不到在他手底下讨生活的。

于是我笑了笑,从包里掏出我准备好的礼物递给顾爷爷,“爷爷,这是我为你准备的一份小礼物。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,您别嫌弃。”

古朴简约的檀木盒子,雕工和花纹都十分精美。里面是一串108颗的佛珠,下面坠着暖意吊坠,白莹莹的显得格外温润。衬着黑色的佛珠,分外和谐,有一种莫名的禅意。

人上了年纪,或多或少都会开始礼佛。所以我才去了临城外唯一的佛寺,求了这样一串佛珠来,并且还请寺庙的住持为这串佛珠做了开光法事。

果然,我没有猜错,顾爷爷很是喜欢,连连夸赞了我一番,还嘱咐顾子言一定要对我好一点。

我悄悄斜眼去看顾子言,发现他盯着我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心里莫名有些忐忑,其实我是有点担心的,怕他以为我这么做是故意在讨好顾爷爷。

但他有什么都没说,只是后来吃饭的时候,给我夹菜盛汤没有像平时一样说些虚情假意的话,不知道为什么,反倒多了几分真心的模样。也或许是我的错觉,他也有可能是说腻了懒得再说。

总之一顿饭吃得分外和谐,等吃完出来,已经差不多快九点了。

顾子言开着车上了大路,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闷声不响的琢磨着程宇辉的提议,到底要不要答应,就听见男人突然开腔,“你倒是挺会讨老人家欢心!”

我没听出来他这话是真心还是嘲讽,只是循着直觉怼了一句,“顾公子,我诚心诚意送老人家一个礼物都要被你曲解,你的心里该有多阴暗才能每每什么事都先以恶度人?”

顾子言的脸以光速沉了下去,眉峰敛着盛怒的锋芒,看得我心惊肉跳。

难不成刚才是我小人之心了?他其实真的就是认真的夸了我一句?
还没容我想好是继续硬气呢,还是认个怂,包包里的手机就响了。

我趁机掏出来,一看来电当场就笑开了,“亲爱的,你总算舍得给我来电话了,我还以为你忘了人家呢!”

“什么?现在?”

“怎么会,你叫我,我肯定快马加鞭飞奔而来啦。”

“好,那你在老地方等我,马上就到。MUA~”

挂了电话,我开始动手解安全带,一边解一边头也不抬的对顾子言道,“麻烦你靠边停车,我有点私事要办。”

等了半天没听到男人的回答,也没见他降低车速。

我不禁疑惑扭头,难道我刚才说得不够大声,他没听见?

于是我又重复了一遍,“顾公子,麻烦你靠边停车,我要下车,谢谢。”

男人依旧不为所动!

我瞬间就明白了,这男人根本就是故意的。

“顾子言!”我立刻大声吼了一嗓子,“我让你停车!”

男人转头,沉着一张脸,阴恻恻的看着我,也不说话,看得我汗毛一阵一阵往外冒。

他那眼神,就像是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一样。

“你做什么这样看着我?”

顾子言阴沉着脸,冷冰冰的开口,“慕雨菲,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?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皱眉看他。

“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了?怀了孕也不安分!”顾子言冷淡的嘲讽,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如果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,你以为我会娶你?!”

他的话,就像是一把尖刀,一下子戳在我心尖最嫩的肉上,疼得我抽了抽。

我知道他是因为孩子才会娶我,我知道他一直把我当成处心积虑嫁入豪门的心机婊,我知道他现在恨我恨不得字字句句都带上针,扎死我最好。

可是凭什么,他半句都不听我解释,就这样宣判了我的死刑。

我咬牙忍住心底翻涌的痛,“你不肯停车是吧?!好!你不停,那我就直接跳!”说着伸手就去扣门锁!

“你疯了!”顾子言劈头盖脸的冲我吼,“找死是不是?就那么想去见那个男人?连死都不怕?那你何必还要处心积虑嫁给我!”

我愣了愣,好半晌反应不过来。

所以说,他刚才故意装聋作哑,后面又冷冰冰的嘲讽我,都是因为他以为我要去见的是个男人?

他是以为我要给他戴绿帽子?还是……他其实在吃醋?!

我的心控制不住的跳动起来,“谁告诉你,我是要去见男人?”

顾子言刷地收回视线,扭头目视前方,“你去见谁,与我无关。”

我看着他傲娇的样子,忍不住抿着唇偷偷笑了一下,心底的火气在一瞬间烟消云散。

他这个样子,让我更加确信,他就是在介意。

“放心吧,我只是去见我闺蜜,不是去私会什么野男人。就是借我十个胆,我也不敢给你顾公子戴绿帽子啊。”我半真半假的道。

他扭头过来,狠狠的瞪我一眼,“我说了,你去见谁,与我无关。”

“好好好,与你无关。”老娘信了你的邪,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傲娇霸道总裁,“那顾公子,你现在可以停车,让我下去了吗?”

***

等我以光速赶到waitingbar的时候,就看到我的好闺蜜趴在一堆空酒瓶中间,又哭又笑的发酒疯。

我登时一脸懵逼,她不是刚刚借着出差的机会,休了年假,跑去美国跟异地恋的男盆友甜甜蜜蜜二人世界了么?这是什么情况?

我立刻冲过去,眼疾手快的抢走她刚抓到手里的酒瓶子,砰地砸在桌子上,“悠悠,怎么回事,你怎么喝这么多?”

悠悠抬头看到是我,立刻扑到我怀里,惊天动地的哭起来,“菲菲,我跟秦默分手了!”

“什么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她跟秦默从高中到大学,毕业之后两人还坚守了七年的跨洋恋,而且她才刚刚过去过了一番二人世界,怎么说分手就分手了?

我立马就想到了劈腿,“说,是不是秦默那王八羔子劈腿找了个洋妞?你跟我说,他要真敢这么做,我现在立马冲到美国去打断他的第三条腿。”

“不是,”悠悠摇头,“是我跟他提回国,提结婚,他不同意。他说他还没准备好,没车、没房、没事业,现在还不到结婚的时候。”悠悠反手指着自己,“我都快三十了,我只想结个婚而已。我又不是那种肤浅的女人,眼睛里只看得到钱。当初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他连个大学文凭都没有,我说什么了?”

“是是是……”我忙不迭的安慰。

谁知她砰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撕心裂肺的吼出来,“男人都是骗子,都是王八蛋,都是大猪蹄子。许诺是这样,秦默也是这样,他们……”

我所有准备好的安慰的词汇,被他口中突然蹦出的许诺两个字,击打得溃不成军。

记不起已经有多久,没有人会再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名字。

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,没想到再听见,心还是像被人重重的掐了一下。

许诺,这个名字,是我埋葬在少不更事的青葱岁月里,一段无法抹去的伤。

曾经,所有人都以为我和他能手牵手走过漫长的人生岁月。甚至有同学戏称,我们俩要是不成,他们就再也不相信爱情。

而结果却是,他跟别的女人滚到了一张床上,从此我们分道扬镳。

我再也不相信爱情,而当初那些艳羡我们的同学,却一个个都收获了属于他们的终成眷属。

我突然的沉默,让悠悠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她飞快的抹了泪,一脸歉疚的看着我,“对不起,菲菲,我不是故意要提许诺的,对不起……”

“没关系。”我摇摇头,本想用轻快的语气,却意外沉重。本想给她一个无所谓的笑容,却比哭还要难看。

她小心翼翼的看着我,“菲菲,这么多年……你还是忘不掉他吗?”

“怎么可能!”我故意大声的喊道,满不在乎的样子,“对了,之前害怕打扰你跟秦默二人世界,所以没有告诉你,我结婚了。”
说着,我把左手伸到她眼皮底下,给她看我无名指上硕大无比的鸽子蛋。

悠悠瞬间忘记了分手的痛苦,一把抓住我的手,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“

小说文学

慕雨菲,你个王八蛋,结婚这么大的事都不跟我说?!说好的让我做你的伴娘呢?你丫找抽是不是?!”

说罢,作势就来掐我的脖子,“从实招来,那个电光火石就把你骗走的男人是谁?我要跟他拼命!”

“是顾子言,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,那个长得帅身材好床上功夫还一流的P友。”我撇了撇嘴,顺从的把一切全招了。

“P友?你居然沦落到跟一个P友结婚?慕雨菲你是不是疯了,你……等等,你刚才说他叫什么?”

“顾子言啊!”

“顾子言?!”悠悠瞬间瞪大了眼睛,“顾氏集团的顾子言?”

我点了点头,刚准备解释,她就用比刚才更凶猛的架势扑了过来,“你的P友居然是顾子言?!而且你居然还跟他结了婚?!我的天啦!你知不知道,他是我的老板,是我的衣食父母啊!而且,整个临城有多少女人想爬上他的床,想坐在顾太太这个位置上?!慕雨菲,你死定了,你会被全临城的女人给撕成碎片的!”

“不好意思,我们是隐婚。”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掰开她的手,“还有,你温柔一点,别吓到你未来干儿子。”

悠悠,“……”

长达一分钟的静默后,悠悠扶着额坐回自己的位置上,“等等,你让我捋一捋……你结了婚,对象是你的P友,也就是我老板,临城人人喊嫁的国民老公顾子言。而且,你们连孩子都有了?”

我点头,没错,就是这样。

“慕雨菲,你不是做梦没睡醒,自己骗自己,还来骗我吧?!”

我把手上的鸽子蛋在她眼皮子底下晃了晃,“所以……这也是骗人的?!”

“不是……”悠悠还是一脸的不敢相信,“那可是顾子言啊,顾氏集团的总裁啊,临城金字塔顶端,呼风唤雨的男人啊。你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吧,随随便便睡个P友,居然就是个浑身镶了钻的大富豪?!”

她这么一说,好像还真的是挺玄幻的。

我自己也觉得挺不可思议来着。

不过,我叹了口气,“悠悠,我和他之间……很复杂,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。”

谁知这丫头小手一挥,“说不清楚就以后再慢慢说,现在你可是正儿八经的豪门阔太,来,阔太,快让我抱个大腿,沾沾上流社会的光。看能不能也找个富二代闪婚,让那个王八蛋见鬼去。”

“悠悠,其实我觉得秦默还是爱你的。”我摸了摸她的脑袋,知道她说的是一时气话,所以劝她道,“一个男人,能坚守七年异地恋都没有想过劈腿,就足以证明他对你是真爱。”

“真爱又怎样,还不是敌不过他那自以为是的自尊。”悠悠啐了一口,摆摆手,“好了,不说他了。本来我这次回来,还挺担心你的。现在好了,你结婚了,也就证明你是真的放下许诺了,那他回不回来,对你来说就不会有什么影响。”

心脏狠狠揪成一团,“你说……许诺要回国了?”

“嗯,”悠悠没发现我的异样,自

顾自的道,“不单是他,还有米朵。我听说,他们俩好像分手了。”

***

许诺,米朵。

这两个人,一个是我唯一深爱过的男人,一个是我人生交到的第一个好闺蜜。

只不过这两个我最最亲近的人,最后却联合在一起,往我心上狠狠的扎了一刀。

我甚至还记得,当我看到他们两个浑身赤裸躺在一起,许诺对我说的那句话。

他说,“雨菲,你很好,可是跟你在一起实在太无趣了。你就像一杯白开水一样,无论我怎么努力想给你染上一点颜色,增添一点味道,你都还是那么的索然无味。所以,别怪我爱上别人,要怪就怪你自己,太不懂男人想要什么了。”

我将他的那句话,奉为金科玉律,一直铭记到现在。

还以为,这辈子再也不会有机会碰面。没有想到,不过七年,他们就要回来了么?

不,就算回来,也不一定会遇见。

临城这么大,谁又能刚好就遇见谁呢?!

脑子里乱糟糟的回到静安里,我甚至都没有发现客厅里居然亮着灯,就那么失魂落魄的走进去。

一路上楼,回到卧室。

然后,就被一副火辣香艳,让人血脉贲张的美男出浴图给吓了一跳。

“啊……”我条件反射的尖叫一声。

顾子言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,闻言睨了我一眼,“鬼叫什么?”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。

他脸色一沉,“这里是我家,我不在这儿,应该在哪儿?”

我这才想起来,静安里是顾爷爷出钱为我们买的婚房,虽然写的是我们俩的名字,但实际上我还没那么厚颜无耻觉得这房子真的有我一份。

他说这里是他家,倒也不为过。

我哦了一声,垂下头不再说话,我现在心情很乱,实在没心思搭理他。

谁知他却走过来,挡在我面前。

沐浴乳淡淡的清香顺着空气飘过来,我微微仰眸,刚好看到他赤裸的上半身。

黑色的短发湿漉漉的,有水珠顺着健硕的胸肌一路往下,划过八块平整的腹肌,然后溜进了人鱼线以下,被毛巾遮盖的部位。

我一直都知道,他有一副好身材,但也只是在床上他脱光了衣服办正事之前惊鸿一瞥,事后我们都会干脆利落的提上裤子各自离开。

像这样近距离的欣赏,绝对是第一次。

可惜,我现在无暇欣赏,只干巴巴的问他一句,“干什么?”

“慕雨菲,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?”男人声线冰冷。

我抬腕看了下表,老老实实的回答,“十二点半,怎么,你饿了想吃夜宵吗?”

他的脸色一瞬间难看到了极点,伸手一把扣住我的手腕,“你居然还问我怎么?你知不知道孕妇最该做的事情的什么?!你到底还有没有身为孕妇的自觉。”

在这个当口,他突然跟我提孩子,让我心里没来由一阵烦躁。

于是想都不想直接甩手想走,可是他的力道很大,我非但没有甩开,还被他拽的往前一扑。

猝不及防之下,他居然一下被我扑倒,躺到了床上。

每日热门
图说天下
热门排行
Copyright © 2018 www.5566u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-4